我今天用20块押拜登当总统

大统领要求明天结束前就得结束计票,但是历史上美国计票从来没这么快过,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。虽然我平时不考虑政经状况,几乎只定投指数基金,但是遇到这么大的事件,也得玩儿一把轻松一下,所以我在某网站上用20块押拜登赢(在德国博彩业是合法的),但今天我不是来说我有多大把握靠20欧元赚一个豪华土耳其卷饼套餐的。

明天是美国大选的Election Day,大统领要求明天结束前就得结束计票,但是历史上美国计票从来没这么快过,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。虽然我平时不考虑政经状况,几乎只定投指数基金,但是遇到这么大的事件,也得玩儿一把轻松一下,所以我在某网站上用20块押拜登赢(在德国博彩业是合法的),但今天我不是来说我有多大把握靠20欧元赚一个豪华土耳其卷饼套餐的。

我第一次“参加”美国大选是上次大统领成功逆袭那次,但那次我没有献金给博彩业,而是给了券商业,那次我也没押注谁赢,而是押注的大选结果初步出来之后美元指数上涨,最后用50欧元赚了50欧元回来。

为啥能赚这么大比例呢?因为我用的是CFD,这玩意儿杠杆超高,玩儿的就是心跳,赚100%非常快,但本金输光也非常快(此处可以用分钟计算)。德国政府要求他们必须明确告知风险,所以比如最著名的CFD提供商plus500就在自己主页上写着 “76,4% der Kleinanlegerkonten verlieren Geld beim CFD-Handel mit diesem Anbieter.” 76.4%的小投资者都在CFD上输钱。所以说白了,这根本不是看谁眼疾手快,而几乎是纯纯的赌博。

那次是我第一次用真钱玩儿CFD,也是最后一次,之所以我“舍得” 用我的饭钱玩儿,是因为那钱本来就不是我的,而是注册平台的时候送给我的,不玩儿白不玩儿。但是今天我押注拜登的20欧元却真是我的吃饭钱。

不过呢,我也不打算冒着下周吃面包的风险去玩儿。我之所以用20欧元,是因为未来几天因为lockdown基本也就告别单位食堂了,所以中午饭钱的成本变低了不少,这样玩儿了资本就有啦。但是玩儿归玩儿,不管是赌博还是投资,都得弄清楚对手是怎么回事儿才行。

下面的截图是部分玩儿法,我发现大部分都不适合我想迅速玩儿一下的心理,因为看起来很多规则都不是一眼就能看懂的,于是我选择了最简单的“押大押小”,也就是简单的选谁能当总统,这样我才有时间写这篇文章。

下图是4位候选人的赔率(其实我根本不知道还有后面两位老哥参选),所谓赔率,就是你押给某一位然后赢了,能拿回来多少。比如如果拜登当选,那我能拿回来20×1.53=30.6欧元。

玩儿这个和做投资一样,要做好输得起的准备,没有什么庄家操纵大选的说法,不信下面算算看。忽略掉后面两个打酱油的老哥,看看庄家有没有输的可能性。假设投拜登的人总共花了B元,投特朗普的花了T元,那么博彩网站得到的总“门票费”是

B+T

如果拜登当选,网站要是想赢则有不等式:

1.53B < B+T => B/T < 1.89

相应地如果特朗普当选,网站想要赢则有不等式:

2.2T < B+T => B/T > 1.2

可见只要押拜登和特朗普的钱的比例只要在1.2到1.89之间,网站就是稳定盈利的。要是偏离这个区间了呢?当然是调整赔率了,这种网站是不需要费力气操纵大选的,躺着能赚钱为啥非得去板砖呢?

所以对于像我一样的下注者,这是一个妥妥的负和游戏,玩儿得越多赔得越多(小玩儿怡情)。投资的时候也要好好考虑自己参加的是不是零和游戏甚至复合游戏,短线搏杀就是典型的负和游戏,因为短期之内股票背后的公司并没有看得见的盈利,如果我买卖获利,则必然有人损失了,但我们的盈利和损失相加却是负数,因为券商和各种服务商还从中抽成呢。但是长线投资却不是零和游戏。

留下评论

Chinese (Simplified)English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!
%d 博主赞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