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: 德国杂谈

我今天用20块押拜登当总统

大统领要求明天结束前就得结束计票,但是历史上美国计票从来没这么快过,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。虽然我平时不考虑政经状况,几乎只定投指数基金,但是遇到这么大的事件,也得玩儿一把轻松一下,所以我在某网站上用20块押拜登赢(在德国博彩业是合法的),但今天我不是来说我有多大把握靠20欧元赚一个豪华土耳其卷饼套餐的。

在北京的德国人看中国

最近听了一个很有趣的德国的访谈节目,被采访者是一个生活工作在中国6年的德国人,他谈了一些他在中国的生活中的见闻。透过它可以从德国人的角度,看一看中国是什么样的。虽然他不能代表全部德国人,但我觉得还是挺有趣的。本文内容可以生活在德国的留德华们,了解德国人和我们的一些不同。

德国银行是怎么把你变成奴隶的

最近我先后接到我有账户的几家银行的信,大概就是说,如果我把贷款迁移到这家银行,可以得到很优惠的条件。我先是觉得很有趣,再稍微一想,这背后银行的逻辑恐怕不是这么简单的。于是我就询问了银行的朋友,结果我就听到了一个,银行是怎么用债务把自己最爱的客户一步一步变成奴隶的故事。

你是否工作在德国有经济风险的地区中?

如果经济危机来了,我们普通人怎么保护自己的财产?对于普通上班族来说,受到经济危机最大的是我们的工作岗位。我们可以依据IW的研究结果,看一看自己工作的地区是不是经济上安全,思考一下如果经济危机到来,自己的工作职位还有房产是不是安全。
Chinese (Simplified)English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