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能15万以上的家庭收入就不给父母金了?带好毛巾,不要惊慌

最近,德国联邦政府计划将获得父母金(Elterngeld)的收入上限从30万降低到15万,这个消息引起了广泛的讨论。XHS上有人感到惊恐,有人寻求安慰,还有人在探讨15万收入是否算高。本文旨在总结现有的信息,并分析具体的状况。此外,我还会给朋友们分享一些可能的应对策略。"我们一起来开始这段漫游,带好毛巾,不要惊慌。"

太长不看版

  • 父母金的收入上限不是基于税前收入(Brutto),而是基于应税收入(zu versteuernde Einkommen)。
  • 要超过父母金的领取上限,税前收入(Brutto)大约需要超过18万欧元。
  • 预计将有43.5万个50岁以下的德国家庭失去领取父母金的权利,但这只占德国50岁以下家庭总数的不到5%。
  • 高收入家庭仍有应对策略,如减少工作时间、购买出租房以降低应税收入,或利用Investitionsabzugsbetrag等方法。

最近,德国联邦政府计划将获得父母金(Elterngeld)的收入上限从30万降低到15万,这个消息引起了广泛的讨论。XHS上有人感到惊恐,有人寻求安慰,还有人在探讨15万收入是否算高。本文旨在总结现有的信息,并分析具体的状况。此外,我还会给朋友们分享一些可能的应对策略。我们一起来开始这段漫游,带好毛巾,不要惊慌。

现状如何?

德国联邦政府已经完成预算草案,其中确有规定了15万的收入上限。家庭部长也表示,这个决定是因为自民党分配给她的预算太少。

而负责预算的自民党主席Lindner则表示,只要家庭部长愿意进行有效的分配,钱是够的。然而,具体是否会实施以及实施细节还需要等到8月联邦政府Sommerpause之后才能明确。

为什么实际上要超过18万才受影响?

对于高收入家庭来说,还有一个好消息。父母金的领取上限并非基于税前收入(Brutto),而是基于应税收入(zu versteuernde Einkommen)。

这两者之间存在区别,应税收入还要扣除各种免税额和可抵税的支出,例如基本免税额度、医保支出和养老保险支出等。

对于15万的应税收入来说,这些可抵税的内容大约有3万欧元。因此,对于双职工家庭来说,要超过父母金的领取上限,税前收入(Brutto)大约需要超过18万欧元。

那么,是否可能将标准改为税前收入(Brutto)呢?

我敢预测,基本上不可能以税前收入(Brutto)作为衡量标准。原因很简单,税前收入(Brutto)只适用于雇员,但父母金的领取对象并不限于雇员。如果将标准改为税前收入(Brutto),那么自雇人员如何计算呢?因为他们自己承担了所有医疗保险费用(没有雇主部分)。

如果改为税前收入(Brutto),那就成了对高收入雇员的精确打击了。

德国通常将应税收入作为衡量标准(对于医疗保险,使用与保险相关的类似概念),大概就是因为需要一个统一的衡量标准。

那些年薪在15万到18万之间的精英朋友们可以稍微松口气了。

受影响的人群有多少?

根据家庭部长Paus的说法,如果上限降低到15万欧元,将有6万德国家庭失去领取父母金的权利。

然而,根据德国经济学院(Institut der Deutschen Wirtschaft,简称IW)的说法,Paus在她的计算中排除了所有有孩子的家庭,但实际上还有许多家庭有再生孩子的需求。因此,根据IW的计算,应该有43.5万个50岁以下的德国家庭失去领取父母金的权利。

这43.5万个家庭仅占50岁以下德国家庭总数的不到5%,确实不辜负德国媒体将这个话题冠以Elitediskussion。

如果法案通过,也有应对的办法

尽管媒体对此事反应激烈,但我阅读了新闻下面德国人的评论。实话说,很多德国人并不太在意这件事。

5%的影响面并不算太大。有人甚至猜测,作为绿党成员的Paus可能在利用这个法案报复自民党之前对暖气法案的阻挠,因为这5%的”受害者”中有很多是自民党的选民。所以,我觉得降低父母金收入上限的法案通过的概率还是相当大的。

好消息是,各位好朋友仍然有办法应对这个问题。

方案1

对于那些知道自己明年肯定要申请父母金的朋友们,可以考虑简单地减少工作时间!这对于养身体也有好处。举个例子,如果你们家庭收入是20万,那么只需要减少工作时间的10%就能实现。此外,一些大公司还允许将当年的工时记录到未来,这样也可以降低当年的收入。

方案2

如果无法减少工作时间或者收入太高(甜蜜的烦恼吗?),还可以在发现要生孩子的情况下,立即贷款购买一个出租房。这种情况下至少有个地方可以大规模的降低应税收入。

利用Disagio,即提前支付一部分未来的利息,这部分可以用于抵税并降低应税收入。

方案3

当然,上述两种方法也有一定的局限性。只有在确切知道明年肯定会有孩子的情况下才能使用。而且,还需要提前几个月知道怀孕,对于年末和年初才发现怀孕的朋友来说,这些方法可能不太适用。

那么,如果上述两种方法无法应用(例如在一月份才发现怀孕,此时已经无法使用上述方法),是否还有补救的可能呢?

答案是肯定的,可以利用Investitionsabzugsbetrag。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购买太阳能电池板,你可以将投资金额的40%用于前一年的收入抵税。

这里需要注意的是,想要抵消前一年的税,需要向税务局证明你真的前一年就开始计划这项投资了。其实这个证明非常简单,只需要在前一年就去跟供应商要一个Angebot就行了。例如,2023年购买的太阳能电池板可以用于2022年的抵税,但是2022年的时候就要开始去要Angebot。所以如果你已经开始备孕了,而收入过高又可能导致收不到父母金,那么即便没怀孕也可以有备无患的去要太阳能电池板的Angebot了。

好了,现在我们已经了解了三种可能的方案。需要注意的是,后两种方法都非常复杂,是否有效以及如何操作需要专业人士如Steuerberater的帮助,不能仅仅依靠一两篇网文就能解决。(本文中的信息为个人经验分享,无法代替税务师Steuerberater意见。)

如果你有其他的好主意,欢迎留言,跟大家一起分享讨论噢。

有没有一种简单的方法通过敲击键盘就能解决问题呢?恐怕并没有,赚钱的方法通常门槛都不低,能够一年赚超过18万欧元的朋友肯定能理解我的意思。

小小牢骚

最后,我想发表一些个人的牢骚。Paus的这个新法案实际上是杀敌800自损1000的方法。

例如,那些可能选择减少工作时间以换取父母金的朋友,从政府的税收角度来看,在生孩子前一年少交了不少税,而在生孩子后一年通过父母金消耗了税收,结果政府反而更穷了。

而且从长远来看,这个法案也不是个好主意。

统计数据显示,引入父母金之后,德国的出生率(尤其是高知高收入家庭)显著提高,并且妈妈更容易回归职场。Paus的做法可能导致性别平等倒退,同时也会降低出生率。

实际上,Paus通过这个方法省下的钱非常有限,而真正赚得多的人根本不受影响。例如,那些年收入几百万欧元但应税收入只有几万欧元的工厂主。

举个栗子🌰,最近,Viessmann家族以120亿欧元的价格将其公司卖给美国竞争对手,但实际上只缴纳了1.5%的税。我知道有人可能会酸了,但再看看Paus的做法,谁能不酸呢?

最后,我想对那些认为一年15万欧元很容易的朋友们说,V我50,看看实力!(手动狗头)

PS: 如果你也反对Paus提出的法案,可以通过这个链接贡献自己的力量: (见截图)


作者:Dr. Rich 财富德国 (转载请获本人授权,并注明作者与出处)

本文只是博主个人观点,不构成投资建议,本人不承担据此操作产生的后果!

本文已经在德国的Notar处留档,抄袭前请考虑后果。

关注微信公众号“财富德国”,微博账号“财富德国DE”,不错过新文章,提高留德华们的理财能力

留下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!